首頁 > 刷臉支付 > 正文
概述:刷臉支付便捷安全,引領金融科技新時尚
中國安防行業網    2017/10/20 16:27:00    關鍵字:概述,刷臉支付便捷安全,引領金融科技新時尚      瀏覽量:


  2013年芬蘭一家企業推出了全球首個刷臉支付系統;2014年由中科院重慶綠色智能技術研究院開發的人臉識別支付系統正式推出;隨后國內各大龍頭企業爭相布局。
   2017年9月,京東金融在京東之家測試“刷臉支付”;蘇寧全國首家無人店開業并用上了“刷臉支付”;支付寶在肯德基試水“靠臉吃飯”,正式將“刷臉支付”推向了商用。
   一、刷臉支付市場背景
   刷臉支付,是支付寶推出的一項新功能。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整個黑色產業鏈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非法分子用各種各樣的手段盜用用戶的隱私數據,包括通過木馬的植入,包括通過欺詐,特別是像一些偽基站盜取用戶的資金和賬戶。傳統的密碼、包括短信校驗碼也不再安全,需要一種新的方式進行身份驗證,所以就有了對生物特征研發。刷臉支付的推出基礎,一是基于其多年來人臉識別技術的積累;同時技術團隊也為刷臉支付商用做了很多獨創的優化。通過軟硬件的結合,智能算法與風控體系綜合保證金融級準確性和安全性。
   兩年前的春天,馬云第一次在漢諾威電子展的大屏上向全世界演示“刷臉支付”技術,引得滿堂喝彩。正當大家期待馬上就能使用之際,“刷臉支付”卻遲遲未能走向商用。兩年間,新技術和新概念層出不窮,但“刷臉支付”的最新進展仍然時刻牽動著人們的神經。終于,9月1日,支付寶宣布在肯德基的KPRO餐廳上線刷臉支付,正式將“刷臉支付”推向了商用。
   首家KPRO餐廳位于杭州萬象城,支付寶選擇其作為“刷臉支付”試點,也體現了二者在用戶體驗上的共同追求。
   二、刷臉支付的流程
   ●在自助點餐機上選好餐,進入支付頁面;
   ●選擇“支付寶刷臉付”,然后進行人臉識別,大約需要1-2秒;
   ●再輸入與賬號綁定的手機號,確認后即可支付。支付過程不到10秒。
   已經進行支付寶實名認證的用戶,首次使用“刷臉支付”時,可以直接在支付寶APP上開通該項功能;未進行實名認證的用戶則還需要進行人臉驗證,建立人臉庫信息。
   三、刷臉支付的識別能力及范圍
   目前,支付寶的“刷臉支付”功能已經能夠應對“多人+濃妝+換發型”的復雜場景。
   據相關負責人介紹,人臉識別系統對于操作者的站立位置和距離并沒有具體要求,消費者站在點餐機前點餐時,正常情況下都能正確識別。
   換發型(戴假發)可以準確識別,濃妝也可準確識別:當有多人出現在鏡頭中時,系統會對臉部圖像的面積進行計算,默認面積最大者為支付對象。選定對象后,系統會將其圈出來。如果圈出來的不是操作者,還可以讓系統進行再次識別。
   四、刷臉支付技術難點
   支付寶方面介紹,與此前推出的“刷臉登錄”相比,“刷臉支付”難度更大。
   一方面,“支付”比“登錄”離資金更近,安全性要求更高。另一方面,刷臉支付是在線下公共設備和開放環境下進行,真實場景復雜多變:白天和晚上的光線不同、不同人群面對攝像頭的角度和姿勢各異,識別難度更高。因此此前行業里多是在特定場景下內測,未能商用。刷臉支付對安全性和便捷性有著極高的要求,如何同時滿足這兩個要求,需要解決一系列技術和產品難題。
   (一)智能算法優化
   支付寶之所以能率先推出刷臉支付,一是基于其多年來人臉識別技術的積累(支付寶是最早實現刷臉登錄的金融級App);同時其技術團隊也為刷臉支付商用做了很多獨創的優化。通過軟硬件的結合,智能算法與風控體系綜合保證金融級準確性和安全性。
   (二)活體檢測
   支付寶在肯德基KPro的點餐機上配備了3D紅外深度攝像頭,在進行人臉識別前,會通過軟硬件結合的方法進行活體檢測,來判斷采集到的人臉是否是照片、視頻或者軟件模擬生成的,能有效避免各種人臉偽造帶來的身份冒用情況。
   (三)手機號校驗
   此外,在進行人臉識別后,還需要輸入與賬號綁定的手機號進行校驗,進一步提高了安全性。同時,支付寶還會通過各種安全風控策略確保賬戶安全。比如刷臉支付功能需要用戶進行開通操作,開通之后才能進行支付,用戶也可以隨時關閉。而即便出現賬戶被冒用的極小概率事件,支付寶也會通過保險公司全額賠付。
   (四)手機號輔助驗證,縮小N值
   支付寶相關負責人表示,手機號輔助驗證主要有兩方面的考慮:一是幫用戶確定支付意愿,二是增加安全性。至于為什么選擇完整手機號而不是手機號后四位,主要是考慮到“有些用戶記后四位還要反應一下,而十一位直接就輸了”。
   支付寶的“刷臉支付”實際上是通過電話號碼將1:N的人臉識別問題轉換成了1:1的人臉識別問題。
   一位京東內部員工表示:“手機號+人臉識別和刷臉登陸時的1:1識別沒太大區別,不過是先做1:N(識別)再做1:1(識別)。僅輸入手機號后四位,本質上還是1:N識別,只不過是通過手機號后四位將N的范圍縮小罷了。如果有1億用戶,通過手機號后四位可以把N減小到1萬。當然,由于喜好問題,應該有個好幾萬的N,再通過地獄權重,基本可以得到一個比較好的結果。”
   據了解,在1:N的人臉識別場景中,當人臉庫規模達到3000人以上時,對人臉識別算法的識別精度將是一個極大的考驗,而且人臉庫規模越大,難度越大。
   業內部分人臉識別供應商宣稱自己的人臉識別庫容能做到上百萬,實際針對的是1:1人臉識別,即可以做到從百萬人臉庫數據中,先通過身份證、社保卡或者特定賬號從服務器后臺提取指定的人臉信息,將此人臉信息與當前人臉信息比對,判讀“他”是否與該身份證、社保卡或者特定賬號的人臉信息匹配,而不是從百萬人的數據庫里純刷臉識別出“他”是誰。
   1:N人臉識別的準確率還要加上先決條件——TopN。因為人臉識別的輸出結果是“相似度”,也就是識別的是一張人臉和另一張人臉的相似程度,而不是“絕對值”。在公安的被動查詢場景中,只要TOP20、TOP50中有一個比較好的準確率就可以了,實現起來相對容易。而在支付場景中,要實時分析這個人到底是不是賬戶的主人,就要求TOP1有很高的準確率。
   提高識別準確率主要有兩種途徑,一是從理論的角度,不斷提升算法;二是從產品和工程的角度,盡量在不打擾用戶的情況下縮小N值。由于“刷臉支付”的誤差率要控制在十萬分之一甚至百萬分之一以下才有商用價值,前者的可行性較低。支付寶和京東采取的都是后一種做法,更多是屬于產品策略上的創新。
   當前階段,人工智能落地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業務和方案,也就是所謂的場景,支付寶和京東的“刷臉支付”便是極佳的范例。正如一位業內人士所說,“光靠算法突破來落地,也許人家都商業化成功了,你還等”。產品策略上的創新和突破同樣值得肯定,因為“好的產品用戶也感覺不到trick,用起來很自然”。
   五、刷臉支付的不足
   支付是最后一道防線,“刷臉支付”事關財產安全,可以用于小額支付,但對于大額支付,還需要通過多模態以及其他二次驗證方法結合使用,這可能是未來的趨勢。與此同時,“刷臉”技術當前還在探索階段,對于其標準資質、活體認證被攻破產生的責任界定等問題,業界還沒有成熟的準入和監管方案,這個行業急需“把關人”來守門。與此相關的安全與隱私問題也越來越引人注意,專家普遍認為,目前人臉識別技術還沒有一個行業標準,用戶隱私安全問題也亟待解決,建議制定并完善行業標準。
   對“刷臉支付”既對其充滿信心,用開放、包容的態度來看待其中不盡完善的地方,也要保持理性、審慎的姿態應對“刷臉時代”的到來。要想讓全民共享人臉識別技術的成果,離不開相關職能部門的支持,建立健全人臉識別技術使用的統一標準,幫助技術開發者盡快解決人臉識別技術中的難點疑點,打消用戶疑慮。
   六、刷臉支付的市場布局
   百度
   百度是最早布局刷臉支付的互聯網公司。2014年4月,百度錢包正式發布,同時“刷臉付”功能上線,需要借助頭像拍照和語音口令實現支付。
   直到今年五月,百度錢包的刷臉支付才投入到線下,并以百度大廈和科技園的食堂為起點,逐步推行。
   阿里巴巴
   2015年漢諾威IT博覽會(CeBIT)上,馬云現場演示“刷臉支付”,引爆社交網絡;如今,支付寶在肯德基的KPRO餐廳上線刷臉支付再次刷屏。
   這是刷臉支付在全球范圍內的首次商用,支付寶選擇開放合作的模式,在肯德基試水,為以后大規模鋪開奠定基礎。
   京東
   京東的刷臉支付出現時間相對較晚,在今年6月,京東金融內部測試刷臉支付;8月底京東金融推出“刷臉支付”,并推廣到線下。
   目前,在京東之家線下零售店能夠體驗到“刷臉支付”。據京東官方稱,京東的刷臉支付技術是京東風控研發部基于AI、深度學習、人臉識別技術,創建的內部品牌。
   蘇寧
   蘇寧的刷臉支付線下布局幾乎與京東同時。消費者在蘇寧無人店消費時,通過蘇寧易付寶實現付款交易。
   與前三家不同的是,蘇寧的刷臉支付嵌入到無人零售店當中。用戶在蘇寧概念店內購買商品,無需排隊付款,通過人臉識別系統識別用戶的身份,實現付款。
   七、刷臉支付的市場關注情況
   刷臉支付還在早期,技術難度也比較大,不過不管是做金融科技還是做零售,都不想錯過。主要原因在于:
   第一,刷臉支付可以作為各種新興“無人”場景下商業模式的基礎設施。做無人便利店,以及無人值守的門禁、辦公室、會議室、貨柜、健身房、KTV、洗衣房等場景,都可以使用刷臉支付。各種無人經濟的場景下往往都是憑借刷臉進入服務空間,再用刷臉進行支付,會比二維碼等支付手段更加順暢、便捷。
   第二,刷臉支付可以解決用戶在沒帶手機或者手機沒電的情況下的支付問題。二維碼支付雖然方便,但當忘記帶手機、手機丟失、手機沒電的情況下,二維碼支付就無能為力了,刷臉支付則可以解決這一問題。
   第三,刷臉支付是第三方支付爭奪市場的又一手段。刷臉支付需要客戶綁定支付賬號,從支付賬號上扣款。未來如果刷臉支付能大行其道,早先布局的企業有望能在第三方支付領域擴大份額。基于二維碼的支付格局基本已定,刷臉支付或是新戰場。
   第四,很多互聯網公司都在做金融科技,刷臉支付作為一項典型的科技產品,可以為金融機構提供解決方案,增強自身的金融科技屬性以及在互聯網公司技術輸出大潮中的競爭力。
   八、未來展望
   就目前來看,刷臉支付還在早期階段,投入商用的還不多,支持的門店也不多。未來需要迎接來自商用場景的考驗。
   不管是人臉識別,還是用于甄別圖片以及視頻欺詐的活體識別,都需要進一步在實踐中檢驗各家企業所宣稱的識別率是否真實,技術是否足夠完善。在一些復雜情況下,如存在姿態、光照等方面的問題,以及因為年齡、疾病等原因造成臉部有一些變化的情況下,能否準確識別,都要進一步觀察。如果在實際使用中不能做到高效識別,必然影響用戶體驗,進而影響普及程度。而且如果活體識別技術不過關,則支付賬戶存在被盜刷的風險,會影響用戶的資金安全。
   未來即使刷臉支付技術足夠成熟,能做到什么程度也還不好說,畢竟相比于二維碼支付,刷臉支付一個明顯的問題是需要攝像硬件的支持,更適合品牌商戶,路邊小店普及起來有難度。此外,即使安全技術足夠成熟,也還是會有一部分用戶擔心隱私泄露的問題。
组六期期必中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