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發展瓶頸 > 正文
現階段5G技術發展阻礙因素分析
中國安防行業網    2017/11/13 16:18:00    關鍵字:現階段,5G技術,阻礙因素      瀏覽量:
  
    正當人們張開雙手準備擁抱5G時代的時候,是否有人曾想過,5G真的那么容易實現嗎?從4G到5G,只有1個G的差距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事實上5G技術的商用普及還面臨著多重考驗。
  一、全球通信標準尚難統一
  行業標準問題一直是困擾許多新興行業的“頭疼病”,作為下一代通信技術,5G也不例外。今年7月,圍繞下一代超高速無線通信5G技術,中國和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將會統一通信標準,計劃在2020年左右,在頻率的標準方面達成一致,以便在全球市場上普及通用的設備和相關的產品。
  不過為爭奪通信行業,以及出于國家利益的考慮,5G標準在統一過程中,必將引起一場不小的角逐戰,試問誰不想先發制人,在5G市場中占據主導地位?由此來看,全球通信標準的統一或許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標準。技術互操作性的開放標準,對電信行業來說非常重要。標準化方面也需要廣泛的努力與合作,現在移動和固網領域分別存在著各種不同的標準組織。3GPP和ETSI在移動標準化方面非常成功,ITU-R在頻譜分配方面很有權威,ITU-R已經開始投入到IMT-2020(5G)技術的網絡標準化要求工作中了。
  二、頻譜資源短缺問題仍存
  眾所周知,在移動通信領域,頻譜資源是推動產業發展的核心資源。就目前而言,盡管小靈通為運營商4G頻譜加快讓道,但頻譜資源問題并沒有徹底解決。隨著5G時代的到來,市場對頻譜資源的需求將持續增長,頻譜資源緊缺情況將會愈發嚴重。
  有數據顯示,預計2020年我國頻譜需求將達到1490MHz-1810MHz;再考慮到未來IMT潛在候選頻段主要包括3300-3400MHz、4400-4500MHz、4800-4990MHz以及3400-3600MHz等,不難看出5G時代頻譜資源的供需矛盾將更加突出。
  三、高額投資與回報緩慢的矛盾
  早前摩根士丹利將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列為“亞洲電信股中不建議投資股份”,理由則是“5G業務的資本投資過大且其回報率較低”。
  的確為滿足5G時代需求,運營商將采用更高頻段、全國性覆蓋的頻譜,這無疑會大幅拉高資本投入。摩根士丹利預計,中國移動資本開支在2019至2023年間將達到4800億元。由于預期5G不能在2020年后快速商用,最終會拉低中國移動的內部回報率。在現階段,投資與回報之間的矛盾顯然難以磨合,部分企業對5G投入將更為謹慎,甚至退出觀望,這并不利于推進5G的快速成長。
  四、更快的速度帶來更高的流量資費
  拋開以上這些技術、資金等問題,就廣大用戶而言,5G資費顯然是他們更關心的。5G在帶來更快的網速、更高通信質量的同時,價格是否會隨之飆升呢?
  要知道5G基站建設需要大量資金投入,就這一點來看,流量資費就不會如眾多消費者期望得那樣只降不增。而且對于運營商而言,提高流量資費,可以提升業績,實現更大的利潤。
  不過隨著5G腳步的臨近以及市場競爭的加劇,運營商除了技術資金方面加大投入之外,也會在價格方面有所降低以贏得更多的市場,由此來看,未來5G資費的增長幅度不會太大,費用飆升問題也不會長時間存在。
  五、監管和牌照
  固網和移動網絡在監管和運營牌照上有著很長的不同歷史。舉個例子,在很多國家,固網運營商最早都是壟斷企業,有著類似的載波和定價限制。比如說批發給互聯網服務提供商的寬帶容量,都受國家監管。還有的運營商都依賴國家分配的頻譜資源。
  六、組織機構及運營
  移動運營商在很多情況下,都受固網運營商的控制,或者是其子公司。固網和移動網絡整合,需要該國競爭主管機構重新審視。相比合并,競爭主管機構更傾向于分開運營。還有就是企業的戰略各不相同,比如說沃達豐完全以移動業務為主導。還有就是網絡運營商的股東們,一想到網絡合并后,因裁員跟工會糾纏,或者合并后的企業文化碰撞等等,就會對合并非常抵抗。
组六期期必中技巧